干部工作 人才工作
干部教育 干部監督
自身建設 財務公開
黨建動態
農村黨建
街道社區 機關黨建
企業黨建 非公黨建
黨員管理
遠程教育
典型事跡 政策法規
黨史資料 黨務問答
熱點聚焦
警示教育
紀律提醒
廉政課堂
網上黨校
社區大講堂
農村大課堂
微型黨課
中共中央組織部關于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
中共中央印發《關于加強黨的領導、為打贏
哈爾濱市醫療保障局關于公開選調公務員的
【公示】擬任職干部公示名單(2020年1月
2019年哈爾濱市擬錄用公務員公示公告
?
深入落實全面從嚴治黨要求 扎實開展作風
駐村工作隊:向陽而行,共筑美麗村莊
十九大代表——荀笑紅
用生命詮釋忠誠 ——訪“紅色特工”劉光
2019年哈爾濱市擬錄用公務員公示公告
2017年哈爾濱市市直機關公開遴選(選調)
鄭州探索“一征三議兩公開”工作法,社區
擬任職干部公示名單2016年11月11日
【公示】關于公示2018年公務員考試哈爾濱
黨組織如何審查發展對象遵紀守法和遵守社
哈爾濱先鋒網信息頁 >>返回首頁
用生命詮釋忠誠 ——訪“紅色特工”劉光典烈士之子劉玉平
時間:2017-03-10 10:13來源: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作者:-1 點擊:

    隨著歲月的流逝,許多往事被世人所淡忘,但也有一些曾經的秘密漸漸浮現出來,讓今天的人們唏噓不已。劉光典——這個幾十年秘而不宣的名字,開始出現在各種媒體中,他于1949年6月從北平出發,赴臺灣執行絕密任務、1959年被槍殺于臺北的事跡已被解密,又一個忠貞、堅強的共產主義戰士形象展現在世人面前。
    暮春時節,本刊記者來到劉光典烈士小兒子劉玉平的工作室,與他進行了一次長談。在他那間略顯緊湊的工作室里,擺放著一尊出自北京市工藝美術大師張榮達之手的劉光典半身雕像,話題也就由此展開。
    本刊記者:這尊雕像非常傳神,看上去很年輕,充滿著生命的活力與對未來的憧憬,很符合劉光典烈士的性格,而且特別能讓人對劉光典烈士的傳奇故事產生崇敬之情。
    劉玉平:父親去臺灣執行任務時,我只有一歲多,實際上對父親是沒有什么印象的。但是對于父親從我們生活中銷聲匿跡,幾十年來生死不明,我一直以來總是心有不甘,總想把他的行蹤事跡搞清楚。由于歷史上的復雜原因,憑借個人力量想把當年隱蔽戰線的事情搞清楚,幾乎是辦不到的,但我還是用20多年的時間去收集有關父親的資料,并把父親的一些重要史料整理出來。后來,有些朋友知道了我父親的事跡,都很感動,張榮達先生就照著我父親20歲時的照片,雕了這個半身像。我總對人說,現在是60多歲的兒子,天天陪著20多歲的父親。
    本刊記者:為了熟悉劉光典烈士的生平事跡,請您先把您父親的家世及您所了解的情況為我們梳理一下。
    劉玉平:我們家的祖籍在山東萊陽,后來遷到東北的旅順農村。我父親出生于1922年,據說父親結婚時,有個測字先生講父親年齡與母親相差太小,因此將父親改為1918年生人。爺爺是個鐵路工人,奶奶是個純樸的農民,他們有著勞動人民勤勞、善良、質樸、本分的優秀品質。爺爺、奶奶非常疼愛、關心我的父親,他們克服各種困難供父親去讀書。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東三省先后落入日本侵略者魔爪。此時,父親正在旅順老鐵山韭菜房的一間公學堂學習。父親15歲時,爺爺因病去世了,他是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逐漸長大的。這以后,他當過學徒,做過煤礦財會工作,做過醫藥生意。父親一邊工作、一邊學習,曾就讀于哈爾濱鐵道工學院。
    父親20歲那年,經人介紹認識了同樣生長在鐵路工人家庭的母親。我的母親叫王素蓮,是河北唐山人。這一年,父親和母親在通州西門的一個四合院內結了婚,有了美滿的小家庭。后來為了生計,父親帶著母親回到山東老家謀生?;楹蟮诙?,也就是1943年,我的姐姐劉玉芳出生。在山東老家,因為父親會日語,曾在棗莊一帶的偽警所任職。但他畢竟是二十幾歲的熱血青年,痛恨日寇的殘暴,便利用職務之便暗中保護老百姓和抗日人員。后來他棄職回到東北,從事醫藥、毛皮生意并有了一定積蓄。拿著這些錢,父親跑到北平輔仁大學進修經濟管理專業,同時往來東北、上海、北平做醫藥生意。1945年春,我的哥哥劉玉勝出生,當時我們家就住在北平的東單豆腐巷。
    從這些經歷可以看出,我父親是個有頭腦、有能力,而且善于學習各種本領的青年。他在醫藥生意上輕車熟路,各行各業朋友也不少,有大學文憑,又會英語、日語。這些經歷對于他后來從事黨的地下情報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本刊記者:您父親是什么時間參加革命工作的,以他的這種個人能力和美滿家庭,竟然會義無反顧地投身到異常危險的工作中,您認為是什么力量在推動著他。
    劉玉平:1945年抗戰勝利后,我父親結識了東北老鄉洪國式,兩人的相識徹底改變了父親的人生軌跡。洪國式1938年就參加了革命,是老資格的地下工作者。蔣介石發動全面內戰后,洪國式轉入沈陽地下,受中共東北社會部遼南站領導。經他介紹,父親在1947年加入中共東北社會部大連情報處。
    抗戰勝利后,大連被蘇聯軍隊接管。由于政治、經濟、地理等方面的原因,大連有著特殊重要的意義。因而大連情報處自1947年3月建立后,除受中共東北社會部領導外,還是中央情報部門直接領導的一個重要機構,由馮弦(肖立)等人直接負責,成員多達數百人。父親也同時成為一名中共中央情報機構的成員。
    我父親參加革命后的第一項任務,就是與洪國式到上?;I建中共情報站“華石公司”。根據中央情報機構指示,組建一家公開經營的公司,其目的就是要在蔣管區建立一個隱蔽、安全、有效的中共地下情報機構。在組建公司時,面對資金短缺困難,父親毫不猶豫地拿出自己的積蓄。我在一份有關材料上看到這樣的記載:“劉光典,遼寧旅順人,知識分子,擅長商業貿易,在上海成立華石公司時,成為洪國式的主要助手,他為人誠實機警,不嫌棄共產黨鬧窮革命。在洪國式、秦笠于東北、北平經濟處于最困難的時候,拿出自己的財產支持革命工作。計黃金十兩,美金一千元。如以當時金價三十美元折合一兩黃金計價,這一千美元就折合三十多兩黃金,因此劉光典的貢獻是不小的。”
    父親在上海工作一段時間后,由于形勢發展的需要,又被調回沈陽,參加遼沈戰役的情報工作。他在沈陽太原街31號開設了一家藥房,以做醫藥生意為掩護。1948年初,我就是在這個情報站內出生的。在這一段時間里,父親多次冒著極大風險,奔波于敵占區與解放區之間,圓滿完成了黨組織交給他的各項任務。
    如果說有什么力量在推動著父親拋家舍業、不惜一切地從事革命的情報工作,我認為除了他正直、善良的本質外,還在于受到黨的教育、同志們的幫助,以及經歷了多年抗日戰爭的社會生活體驗,他看到只有共產黨才是真正為老百姓謀幸福的,共產黨的政治主張是引導中國走向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國家富強道路的。以父親的性格,他認準的道路和理想,他就會一直忠實地走下去。
    本刊記者:在敵人統治地區進行黨的情報工作,家庭是一種掩護,但同時家人也承擔著巨大的風險,您的母親深知這其中的危險,但她無怨無悔地支持您的父親,她也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女性。
    劉玉平:是的。父親冒著各種風險從事隱蔽戰線的工作,母親也承受著各種壓力和危險。我姐姐劉玉芳還記得,在1948年上半年的一天,幾名國民黨軍人手持槍械到家中搜查。他們兇神惡煞般地在小樓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翻騰個遍,由于沒有找到任何證據,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后來,為了平津戰役的情報工作,我們家搬到北平,母親依然任勞任怨地做著父親的“后勤部長”。她一方面要照顧好父親的衣食起居,另一方面還要照看好三個未成年的孩子。她時時為丈夫的安危提心吊膽,卻又深明大義地承擔著各種風險和壓力,讓父親毫無后顧之憂地完成黨交給的艱巨任務。北平和平解放后,組織上派父親去臺灣執行任務,母親無怨無悔地理解、支持丈夫,默默挑起維持家境、教育子女的擔子。從這點就可以證明,母親是位深明大義,支持革命事業的偉大女性。
    本刊記者:關于您父親在北平期間的活動情況,您有哪些了解,北平和平解放有著地下情報工作的很大功勞。
   劉玉平:1948年7月,東北戰局已定。黨組織命令洪國式與我父親轉移到平津敵區做情報工作。在此之前,母親帶著我們三個小孩從沈陽乘飛機來到北平,在東單機場下飛機后就住到東城錢糧胡同西口的南花園14號,房主是父親多年的好友耿先生。這位耿先生知道我父親從事的是什么工作,因此給了我們全家不少幫助。不久,父親也到達北平,他為了選擇既安全又方便的掩護場所,先后在北平城里考察過多處地點,最后在宣武門內大街124號租了一個小院,作為收集軍事情報、從事地下工作的地點。宣武門內大街的地理位置十分理想,當時屬城鄉交接之地,又離市中心不遠。為了方便工作,父親還在西單辟才胡同住過一段時間。為了掩護身份,他曾幾次帶著我姐姐劉玉芳到燈市口紅星電影院與同志接頭。
    關于這段歷史,我后來在公安局同志的協助下,查到原北京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內三局第六派出所,即現在的景山派出所的原有登記資料,有如下記載:劉光典,曾用名劉鴻樑,出生:1918年12月1日。文化程度:北平輔仁大學政治經濟系四年畢業。籍貫,山東萊陽縣。另居住地:上海。王素蓮,出生:1923年4月5日。文化程度:山海關簡易師范二年。籍貫,河北唐山。漢族。另有記載:有配偶,無業。生活來源:以政府補貼。另外,三個子女分別為:小芳、小盛、小平。在此頁上的左側空白處用毛筆寫有:1948年7月自沈陽遷來。原地址是:沈陽市和平區太原街31號福生西藥房。
在平津戰役進行中,父親往來于京、滬及河北、東北之間進行情報傳遞工作。在活動經費十分短缺的情況下,一些同志在北平的生活費都不能滿足,幸好有父親的大力支持,才解了燃眉之急。平津戰役既是國共兩黨在戰場上的拼殺,也是秘密戰線上的生死博弈。在這一戰役中,國民黨反動派投入大量特務人員,搜集情報、探聽消息、逮捕共產黨人、迫害愛國人士。但無論情況多么復雜,任務多么緊迫與艱難,在黨中央、毛主席領導下,中共情報部門有一大批隱蔽戰線的戰士,做了大量艱苦細致的工作,為平津戰役勝利結束作出重要貢獻。比如1948年下半年,父親曾將一批情報放在一個香煙盒里,帶到大連情報處。我父親所在的情報小組,也圓滿完成了各項任務。
    本刊記者:平津戰役結束后,解放戰爭的勝局已不可逆轉,中國共產黨和黨領導的人民軍隊,還有全國各族人民都在向往著一個新中國的誕生。在這個重要時刻,對于您父親來說,可能最艱巨、最危險的使命剛剛到來。
     劉玉平:確實如此。在解放戰爭后期,黨的情報工作重點就及時地向西南、華南、華東方面轉移,其中重中之重是針對臺灣及周邊島嶼。這時,在中共中央社會部的部署下,我父親和洪國式等人已經開始做向南方開進的準備。
    當時臺灣有中共的地下組織。早在抗日戰爭勝利后,黨中央就派歷經過長征的老紅軍、臺灣籍黨員蔡孝乾赴臺組建中共臺灣省工委。而中央情報部門也已在臺灣做了充分細致的準備,在臺中市建立了情報點。這個據點公開身份是以劉天民為經理的北方企業公司,實際上是一個包括了臺灣國民黨的黨、政、軍、文教、衛生、交通、氣象等方面人員在內的中共情報組織,并且已經搞到了大批重要情報。
渡江戰役后,蔣介石見大勢已去,便選擇退守臺灣,并在政治、經濟、財政、軍事各方面做準備,特別是為防范解放軍攻打臺灣采取了各種措施。而黨中央、毛主席已基本確定了1950年夏解放臺灣的時間表。當時,
     黨在臺灣的情報人員收集了多方面的重要情報,但還沒有建立起電臺聯絡,為取回情報,只能派交通員親赴臺灣。這個任務就落在了我父親的肩上。
    父親是1949年6月離開北平南下的。不久,家里收到他從武漢寫回的一封信,信中只說他要到很遠的地方做生意。從此以后便音訊全無。
    本刊記者:這以后的情況,在幾十年里都是一團迷霧,您是怎么一點一點搞清楚的。
    劉玉平:上世紀80年代后期,臺灣政局發生了較大變化,實行38年的“戒嚴令”解除后,有些消息陸續傳回大陸,有些資料也陸續披露出來。特別是臺灣民進黨執政期間,為了“臭”國民黨,把一些歷史上的絕密檔案也給透露出來了,這為我們了解當年黨的地下情報工作撬開一個縫隙。
    1988年春節前后,我姐姐劉玉芳得到一個消息,一位在臺灣坐了十幾年牢的地下工作者回到大陸,他帶回一份多達百人的中共在臺犧牲的隱蔽戰線人員名單。為了尋找父親的下落,我們輾轉找到有關部門,最終見到了那份名單,父親的名字就在其中。這是我們第一次得到父親的確切消息,而此時他犧牲已快30年了。
    1992年,我得到臺灣出版發行的《安全局機密文件匯編》。這部書分上下兩冊,匯編了1949年至1960年十幾年中,國民黨在臺灣鎮壓共產黨和民主進步人士的164個案件,有50多萬字。這部書中涉及我父親的案件有好幾處,其中《匪東北局社會部潛臺匪干王耀東等叛亂案》中記載最為詳細。這以后我又陸續看到一些與父親有關的檔案、資料,加上組織原已掌握的情況,我父親在臺灣活動的經歷大致是這樣的:
    父親離開北平后即前往香港。當時為了能夠順利進入臺灣,中央社會部通過安東省政府主席劉瀾波聯系到其堂兄——國民黨陸軍上將劉多荃。劉多荃給在臺灣的兒子劉全禮寫信,讓他協助此事。劉全禮在國民黨軍隊里工作,我父親以北方企業公司總經理劉天民堂侄的身份,辦理了身份證明。與此同時,潛伏在臺灣《掃蕩報》的地下工作者鄒曙,為我父親辦理了入臺證。經過充足的準備,父親于1949年10月25日從香港乘船,
渡過海峽到達臺灣基隆。這是他第一次去臺灣,工作難度及危險度相對低一些。恰在24日晚,解放軍發起金門戰役,25日凌晨登上金門島,由于海潮變化,我軍后續部隊沒能及時跟進,登島部隊激戰三天三夜,近萬名指戰員及船工大部分犧牲。此戰慘烈異常,蔣經國日記中記有:現場“遍地尸體,血肉模糊”字樣。此次海戰教訓十分深刻,為我軍后來攻占海南島等戰役提供了寶貴經驗,尤其凸顯了海潮、氣象方面情報的重要性。
父親去臺灣的任務有三,其一是取回情報;其二是傳達上級指示;其三是對在臺情報人員進行考察。他在完成任務后,于11月27日返回香港,帶回第一批極為重要的情報。這些情報包括:1. 國民黨在臺灣的陸、海、空軍情況;2. 臺灣氣象密碼;3. 臺灣海潮漲退時間表;4. 臺灣西海岸駐軍及港口守軍情況;5. 高雄及基隆兩大重要港口的通訊密碼。這些絕密情報,是通過軍事手段解決臺灣問題的重要依據。就在父親返回的當天,中共華東局交通員朱楓從香港出發,在臺灣基隆上岸。一周后,通過一條渡輪上的大副,將國民黨國防部參謀次長吳石將軍提供的另一批重要情報帶回香港。這些情報立即上報黨中央,毛主席得知后,寫下了“驚濤拍孤島,碧波映天曉,虎穴藏忠魂,曙光迎來早”這首五言詩。
    為了不斷收集臺灣國民黨的最新情報,1949年12月10日,洪國式奉命抵達臺灣,洪到臺灣后,很快又收集到一批重要情報。為及時取回情報,組織上于1950年1月6日,再次派我父親前往臺灣。父親這次進入臺灣時,情況已大大惡化。在這段時間里,臺灣國民黨特務機關經過偵查,掌握了中共臺灣省工委及下屬組織的情況。國民黨軍警于1950年1月29日,在臺北市泉州街20巷16號抓獲省工委書記蔡孝乾,而蔡孝乾的叛變使得中共在臺灣的地下組織幾近全軍覆沒。2月18日,中共情報交通員朱楓被捕;3月1日,吳石將軍等人陸續被捕。
     更為嚴重的是,國民黨的兩個特務陳琦、楊文亮打入洪國式領導的情報組,詳細掌握了該組的活動規律、人員組成。洪國式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收集到許多軍事情報。我父親也順利取得這批情報。2月初,父親給上級發出信息“貨已辦妥,日內運港”。但是,不知什么原因,父親沒有得到回港的指令。國民黨特務于2月28日采取突然行動,在臺北車站誘捕了洪國式,又分別在嘉義、臺中、臺北將胡玉麟、錢汾、鄒曙、華震、劉天民、劉全禮、郭秉衡、江德興、楊為石、陸家驥、王平等多人抓捕,洪國式情報組在一天之內便不復存在。
    我父親恰巧在敵人抓捕行動前去臺北取出境證,準備購買船票返回香港。1950年3月1日,身在基隆的父親從聯絡人王老太太那里聽到洪國式被捕的消息,于是連夜返回臺北與王耀東見面。他雖然因外出躲過一劫,但此時已陷入極度困境中。父親估計敵人正在四處抓他,于是將身上的文件轉移給王耀東,自己回旅社將行李和情報全部帶走。他乘一輛三輪車去“公論報社”找王耀東卻沒有找到,為了逃避敵人搜捕,當晚父親便在三輪車夫家借宿一宿。第二天,父親通過郵局給上級組織報警:“俊弟得急性腦炎亡故”,表示所在情報組已遭到徹底破壞。然后他先去了彰化,將身份證改為羅輔基,在那里與王耀東匯合,兩人搭車前往善化。從此便與組織失去了聯系。
    我父親在敵人大搜捕中得以逃脫,后來才知道是洪國式在關鍵時刻保護了他。洪國式被捕后,國民黨特務審問他:劉光典現在哪里?洪國式根據特務詢問判斷出我父親還沒落入敵手,他知道我父親住在中央旅社,但卻答:劉光典于20日返回香港去取電臺。使我父親暫時躲過了搜捕。后來在王耀東的幫助下,我父親進入臺南深山躲藏起來。在上世紀90年代,我們曾得到一些信息,說共產黨的情報員劉光典曾在臺灣的荒山野嶺中度過長達4年的逃亡生活,但無任何詳細材料。
    本刊記者:關于劉光典在臺灣深山中掘地為穴、堅持斗爭長達4年之久的事跡,您是怎么了解到的?
    劉玉平:說起來也是非常偶然的事情。2008年9月,我兒子劉新宇在網上搜尋爺爺的信息。他在臺灣“摩奇”網上看到一個粉紅色小冊子的封面,自上而下印有黑色楷書“一個匪諜逃亡的故事”,下面一段引文說到:“劉光典是一名匪諜,他是匪中央政治局派臺地工負責人洪國式的交通員,擔任香港和臺灣的交通聯絡。”看到這些文字,讓我們都大吃一驚。當時,這個小冊子正在網上拍賣,定價新臺幣500元。我馬上給臺北的朋友打電活,托他不惜一切代價,要把這個小冊子買下來。這個朋友當即把小冊子拍下,并很快帶到北京交給我。
    這本小冊子,實際上是專門用文字及圖畫描述父親在臺灣活動的原始資料。我看后,才知道父親在臺南深山中4年的艱苦歷程。小冊子里,詳細記錄了國民黨特務抓捕我父親的過程。大致情況是這樣的:
    1950年3月7日,彭孟輯親自給蔣介石打報告,匯報破獲洪國式案件情況,報告的第二部分是抓捕劉光典的情況。報告講,劉光典到臺灣后,多數時間住在臺中市新北里存信巷六號劉天民家中。洪國式2月28號被捕后,他得到組織被破獲的消息并及時躲進旗山深處。后來,得知劉光典在臺北的住處,立即搜查中央旅社,但劉光典已及時離開。為此,特務們逮捕了為劉光典辦理出境證的楊志石、陸家驥及胡秀英,又將中央旅社經理何添丁、職工劉彩蓮、唐阿春抓捕。另外,特務們在基隆、臺南、高雄、臺東等地實施突擊檢查。但劉光典在王耀東的掩護下,躲過了追捕。報告最后寫到:“但迄今仍沒發現劉有離境蹤跡象,尚在繼續加緊追緝中。”
    為了抓到劉光典,臺灣警備司令部于1949年3月5日發出通輯令,要求全省機場、碼頭、警署、派出所立即嚴密搜查。通緝令寫到,中共重要匪諜劉光典化名劉先農,大連人,高等身材,平時喜穿棕色西裝和藍色中山裝。要求各地如有發現,立即逮捕押赴總部。
    此時我父親已在臺灣同胞的掩護下進入了臺南旗山深山。自1950年3月1日起,至1954年2月13日被捕,前后共3年零11個半月,父親在這個時期的活動情況,小冊子提供了許多資料。換成我們的角度,可以這樣描繪這段歷史:
    劉光典最初是在窮苦農民賴正亮家,他家雖然條件很差,但賴正亮盡最大努力安排好劉光典的起居飲食,而劉光典也嚴格遵守紀律,除交給賴正亮30元菜金外,還與他一起下地勞動,白天一起收割甘蔗,晚上則住在野外。住了一段時間,劉光典搬到農民李顯玉家,后來又轉移到一對王氏老夫妻家。時間久了,劉光典身上的經費用光,便以編竹器為生,風餐露宿在深山里躲避搜捕。
    這期間,劉光典一直在設法離開臺灣返回大陸。一次,他得知賴正亮有個親屬在臺灣航運公司工作,便托他設法幫助自己離開臺灣。但是,國民黨軍隊加強了對港口、碼頭的封鎖,嚴禁船舶私自帶人出海。劉光典在l950年4月底又找過胡玉麟,托他設法幫助逃出臺灣,但仍沒能達到目的。不久,他又冒著被捕的危險離開深山,到嘉義找熟人設法脫身,但仍不成功。以后,劉光典又找到王耀東,囑托王耀東繼續找船或采取其它方法,早日返回香港。盡管做了極大努力,但始終沒能返回大陸。
    與此同時,劉光典一直堅信革命會成功,無論環境多艱苦、形勢多嚴峻,他始終保持著革命斗志。1954年2月,國民黨特務經過近4年的追蹤,最終抓獲掩護劉光典和王耀東的中共地下黨員張璧坤等多人。2月9日,     這個組織的成員胡滄霖向特務交代:“民國三十九年三月,一個叫王耀東的曾帶來一個中共重要人物到這里隱蔽,至今還藏在附近的深山里。”敵人得到這一重要的線索后,立即組織大量軍警人員,經過24小時搜捕,于2月l3日,在臺南與高雄的交界處溝坪,將劉光典與王耀東抓獲。被捕后,敵人對劉光典的評價是:“匿居山間,掘地為穴,過著長年類似原始生活,仍執迷不悟,繼續從事反動宣傳,由此可見其思想受毒之深。”
    根據國民黨方面保存的照片,父親與臺灣籍地下黨員王耀東,多年來就生活在海拔1000多米的一個洞穴里,此洞穴口寬50厘米、高40厘米,洞里僅長110厘米、寬170厘米。父親就是在這樣的艱苦環境中堅持斗爭。
    本刊記者:國民黨特務抓獲劉光典后,策劃、實施了一個惡毒的離間計,制造他叛變投敵的假象。這種情況對任何一個革命者都是最嚴峻的考驗,沒有崇高的理想,沒有堅強的意志,是很難過這一關的。這也是劉光典烈士事跡中最為震撼人心的地方。
    劉玉平:從我父親第二次赴臺,到他在臺南被捕,4年時間里,組織上一直沒有他的任何消息。直到1954年2月下旬的一天,中共駐香港人員得到劉光典已叛變的消息。不久后,又發現劉光典在香港公開露面并發表反共言論。那時,由于條件限制,黨的有關部門得到這一情況后,雖一時無法做出正確判斷,但是又不能不采取防范措施。這就使得我們一家受到很大影響,不僅從錢糧胡同搬到北新橋王大人胡同觀音寺21號(現前永康一巷2號)的一間很小的房子里去住,而且全家的生活狀況也大不如前。1955年秋天,我母親也因心臟病去世,家里就剩下我們幾個孩子。
    現在已經搞清楚,這是國民黨特務機關為攪亂大陸政局,也是為了動搖我父親的信仰,逼迫他轉變立場而專門設計、實施的毒辣計謀。國民黨特務不但對外散布劉光典已經背叛的假消息,還找了一個與父親十分相像的特務冒名頂替,跑到香港發表反共言論,以擾亂我情報部門的視線。其實,這時父親一直被國民黨關押在臺北市青島路的軍法處監獄。他在牢中始終堅持革命信念,絲毫也沒有動搖過。
    本刊記者:劉光典被國民黨關押在監獄中,有5年之久,有他在獄中的資料嗎?
    劉玉平:不是太多,但有些重要線索。上海出版的《書城》雜志,在2010年登出原國民黨士兵張家林的《一個臺灣老兵的回憶》文章,其中提到曾經在監獄中與我父親同處一個牢房,他在文章中提供了重要材料:
“還在養病治療的時候,我突然被調去8號病房,那里關的是劉光典,旅順人,20多歲。我們初見面,他就自報姓名,這點令我對他生出好感,因為我自己也這樣。有些人不這樣,他們不愿跟人透露自己的一切,包括真實姓名。劉光典長得高大英武,頭發胡子都留得很長,像個野人。他是中共社會部派來做洪國式的通訊員。劉光典聯絡不上他,于是在嘉義的山區躲藏著,從嘉義跑到臺南,躲了兩年多,后來被抓,關到了8號。我因為對他一見面就有了好感,雖然不知道他犯了什么案,卻很同情他。漸漸我發現他很能干,不但會說閩南話,還會說日本話。
    劉光典待人很義氣,從一件小事就看得出來。我們分飯,如果哪天菜湯里飄著肥肉或者肉片,他會叫我吃。他說:‘小張,你吃。你身體不好。’他絕口不跟我談他所涉的案子,但是相處熟了,常常聊天。有天談到他父親。他說:‘我爸爸是沈陽火車站的調車工人。’我隨嘴問出:‘那么你干嗎來臺灣?’他說:‘我奉命。’聽他這么說,我感到這個人有種。當然,我知道他是真正的共產黨了,可是不跟任何人說。”
    我看到這篇文章后,通過《書城》雜志找到在美國紐約的作者夏沛然,詢問張家林的住址,夏沛然告訴我,他已于2009年3月去世,這讓我感到十分惋惜。雖然張家林提供的情況有限,但足以說明父親是忠誠黨、忠誠革命事業的。
    1958年10月22日,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組成審判廳,對父親進行審判。審判庭認為他“以非法手段顛覆政府并著手實行,重大惡性,罪大惡極,判以死刑。”而父親堅強不屈,從不抗辯。蔣介石于1959年1月13日收到報文,親批:“此案系四十三年所破獲,為何延至現在始行判決,查報,劉犯死刑照準。”
    1959年2月4日,立春節氣。清晨5時,父親被五花大綁,胸前掛著寫有“劉光典”三個大字的牌子,被國民黨憲兵從監獄帶出。一名軍官宣讀執行書,之后問父親還有什么話要說,父親十分干脆地答到:沒有。隨后,父親被國民黨的劊子手槍殺于臺北新店安坑刑場。從父親就義前的照片中可以看到,他被一群頭戴白色鋼盔的憲兵簇擁著,目光堅定,大義凜然,從容不迫。他微微向右歪著頭,不屑地望著敵人的照相機鏡頭,        這是父親就義前的存檔照片之一。據記載,父親共被四顆子彈射中而犧牲!父親死后,尸體又被敵人肆意毀壞,由此也看出國民黨反動派對他的仇視與無奈。
    本刊記者:劉光典烈士的傳奇人生,非常令人感動。我們從他短暫的生命里,看到兩種最寶貴的品質,一是勇敢,二是忠誠。對于一個革命者來說,出生入死是個考驗,但寧可背負著被同志、被組織誤解的冤屈,誓不背叛理想,誓不辱沒使命,這種人生境界真是驚天地、泣鬼神。
    劉玉平:在文學作品中曾有過許多感人的故事,這些藝術作品都描寫過英雄們為正義、為理想而獻身的神態;歌頌這些英雄們視死如歸的大無畏氣概。每當我看著父親被敵人五花大綁押赴刑場、即將走向死亡的照片時,父親的那種神情,就如同他與母親結婚時的合影一樣,是那么自信而沉穩??吹竭@種大義凜然的神態,我常在心中默默地說,父親不愧為一個真正的英雄!臺灣島上10年的苦楚,絲毫沒有動搖您的革命信念;掘地為穴的原始人生活,絲毫沒有消磨掉您的堅強意志;敵人的牢獄和無恥的離間計謀,絲毫沒能摧殘您的革命精神。您是一個多么堅強的革命戰士??!
    本刊記者:為了一個偉大的事業,為了一個崇高的理想,無數的前輩倒在了漫漫長夜中。敵人可以摧毀他們的肉體,但卻永遠不能摧毀他們的精神!劉光典烈士的事跡再次展現了革命者用生命詮釋忠誠的軌跡,對于今天的人們來說,這是理想教育中最好的營養劑。
    劉玉平:在20多年里,我一直在通過各種渠道收集父親的資料,在組織的幫助下,在各方面朋友的支持下,終于找到幾份關鍵的檔案材料,基本上把父親在臺灣從事秘密工作以及逃亡、被捕、犧牲的情況搞清楚了。有關組織給我父親極高的評價,父親在天之靈也可以安息了。2010年清明節,《環球時報》首次披露我父親的事跡,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到今年,父親犧牲已經55年了,但他會永遠活在我們心里。他是為了祖國統一而獻身的,他也會永遠活在人民的心里!
    我在努力收集父親的相關資料,同時也是在整理一個年輕革命者的生平事跡。在這個過程中,會產生很多引人思考的問題。作為共產主義戰士的劉光典,他在短暫的一生中,對自己理想的不懈追求與踐行,對自己信仰的始終不離不棄,甚至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是如此。這是一種激勵與鞭策,提醒我們無論何時何地,哪怕是在逆境風雨中,也要堅守理想和信仰。一個政黨、一個團體、一個民族、一個公民,不可缺失的是遠大的理想和堅定的信念;不可缺少的是奮斗精神與堅強毅力。為祖國強大、人民幸福、社會進步而奉獻犧牲的勇氣,仍然是當今需要強調的。(本刊記者一丁 來源:北京黨史)

主辦單位:中共哈爾濱市委組織部 黑ICP備12002421號-3
技術支持:哈爾濱新聞網

福彩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正片白小姐六选一肖中特 北京体彩11选五奖金 北京pk拾赛车群有吗 湖北30选5彩票彩控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可以买山西11选5 上海时时乐是正规彩票吗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 排列3综合走势图 投资理财公司可靠吗